沫鱼

一步凌天 绝世无双

江湖儿女日见少

三千单衫杏子红:

诗中有一杜一李,


武侠小说中有一金一古。


李白与古龙,皆都好酒,天马行空、狂放恣肆;


杜甫与金庸,格律严谨、行文整饬,沉郁厚重。


我初时心里更爱李白和古龙,因为他们的天才显而易见,就像鲲鹏欲飞、冲出纸张,令人不得不注目;


年纪越大,却越发觉察到杜诗和金书的好,能写出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”、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的,又何尝不是天才?




侠之大者,情是何物,都是从金庸的书里初初读到的。


小时候,不过看的是个热闹过瘾、轰轰烈烈,一拿起来就放不下,囫囵吞枣地读了一册又一册,梦里都是刀光剑影。


后来再读,早已熟知了剧情,才能腾出功夫品品人物和铺陈,更佩服老爷子的文字功底和叙事手法。


写《神雕》,是从欧阳修的蝶恋花写起,写《倚天》,又是以长春子的无俗念起笔,从从容容、挥挥洒洒,不徐不疾地展开,架构整饬,文字典丽,开合间都是大家风范。


他能写塞北,也能写江南;能写痴爱一人,也能写七个老婆;能写“奔腾如虎风烟举”,也能写“天涯思君不可忘”。


侠骨柔肠,若要一字评之,我以为金庸的武侠,是“情侠”,这个情不止于儿女情长,更包含亲情、友情、豪情、家国之情... ...


金庸是善于写情的,


一曲碧海潮生,一掌黯然魂销,十六年后,塞上旧盟,问心有愧,偏要勉强,字字都印在人心里。


王朔曾经诘难金庸,说他笔下的人物,没有一个是现实的。但是我喜欢看金庸武侠世界中的情,干脆、浓烈、决绝、纯粹,江湖儿女、快意恩仇,也许这样的人、这样的情并不存在于生活中——可这不正是其引人入胜之处?


武侠是成人的童话,是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。


他写,金蛇郎君至死,最终都紧紧咬着温仪的金钗。


他写,四海列国、千秋万代,只有一个阿朱。


他写,终南山下,活死人墓,神雕侠侣,绝迹江湖。




故事读到终章,总是不舍,合上了书,心里空落落的。


于金大侠,或许是:“今番良晤,豪兴不浅,他日江湖相逢,再当杯酒言欢。咱们就此别过。”潇洒而去,隐没入云烟里,成为传说。


而于读者,正是:


秋风清,秋风明;落叶聚还散,寒鸦栖复惊。相思相见知何日,此时此夜难为情!




 

原来我拍照也好看喔👀